不要经典要经读

上初中的时候,就读了董桥的这本《文字是肉做的》,很经典,都是短文,但是这么多年了,哪本书让我最回味,就是这本了。这里是节选的一篇文章,网上搜的。

背诵是征服英语的最好方法

北京外国语大学英语系教授薄冰  如果我是一个初学英语的小学生,我将多看故事多看画,多听句子多唱歌。语法我不学,完全靠模仿。如果我是一个初学英语的中学生,我将把好的课文念得正确、流利,做到“烂熟于心”,睡梦中会说出来,作文中会用出来。

读 书—金克木

对于书籍的读法,大致可以分为两种:一是读“书”,一是读“人”。 “学以致用”是句老话,“不要读死书”是句新话;读书人大半还是喜欢东抄西撮杂凑起来的书,只求便捷,不怕肤浅,又喜欢广博而不肯专精。

龙应台:我们为什么要学习文史哲

在台湾,我大概一年只做一次演讲。今天之所以愿意来跟法学院的同学谈谈人文素养的必要,主要是由于看到台湾解严以来变成政治淹盖一切的一个社会,而我又当然不能不注意到,要领导台湾进入二十一世纪的政治人物里有相当高的比例来自这个法学院。总统候选人也好,中央民意代表也好,不知道有多少是来自台大政治系、法律系,再不然就是农经系,李登辉是农经系,是不是?